大本的断狗蛋

微博:大本的断狗蛋,欢迎勾搭( ̄▽ ̄)
lofter主要刷洛卡,喜欢小本泽💗漫威DC两家辣鸡公司的迷妹,POI愈合期。
本命付兰兰,卷西,Pewdiepie

【温暖组】关于少年的第一次性教育(Credence/Newt)



奶盖加盐再加糖:

·向所有产粮的爸爸们表白❤每天都有小甜饼和红烧肉吃,我在天堂。


·特别感谢提供大♂象的赛文太太。脑洞非常美味,要是您能写出来就更棒了。


·成人内容/OOC预警。传送门点击插图可见。


·欢迎加入温暖组同好关爱协会,门牌号452428702。我们在坑底等着您的到来。


以下正文。






当Newt意外撞见对Morning glory束手无策的Credence时,并不曾想到接下来会发生多么出乎意料的事情。


那是一个与往常并无不同的早上。Newt从梦境中醒来,却发现往常都会给他一个微笑和早安吻的Credence居然久违地睡到了地板上。上次Credence这么做时,还是刚刚来到箱子里那会儿。他在Newt的热情邀请下勉强同意睡在一起,又在深夜悄无声息地溜到阴冷的墙角。以致于第二天Newt发现时,他已经因为着凉而患上感冒了。


Newt花了一天的时间处理好自己内疚的情绪,随即也在当天晚上抱着毯子,挤到了墙角的Credence身边。


“您没必要待在这里的…先生。”


但是Newt态度坚定。“除非你肯跟我一起回到床上。”


这才让Credence抛弃那些可笑的自卑感,渐渐适应他新的身份——Newt,和神奇动物们的朋友,而不是注定一辈子待在暗无天日的巷子里的社会垃圾。


此时此刻,Credence的反常举动让Newt的心又提了起来。


“Hey…Cre?难道我昨天把你踹到床下面了吗?快点上来暖暖身子,我可不想再看到你生病。”


Newt坐在床边,伸手轻轻碰了下Credence的后背。这让对方缩了下身子,像是在压抑什么似的。


“不…对不起,Mr.Scamander……”


黑雾从他身下延伸出来,试探着缠上Newt的手指。然后顺着胳膊一路上延,从脖颈到耳后。Credence对他的称呼太生疏了,Newt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我以为这种事不会再次发生的、但是……”


Credence的声音带着些沙哑。他跪在地板上,苍白的手指颤抖着解开了系在腰上的皮带,近乎虔诚地举到了Newt面前。


“What…”Newt显然被吓到了,他想把Credence拉起来,但以往温顺的少年这次罕见地强硬。


“I deserve it.”


Credence硬邦邦地说完这句话就垂下了头。就像被谁施了‘统统石化’一般,不管Newt问什么都不肯再吐露半个字


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Newt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才会让Cre如此惶恐不安,到底是多么严重的错事才会让可怜的Credence落得再次被皮带鞭打的悲惨下场呢?Newt苦苦思索着,直到他看到Credence微微凸起的下体。


“虽然很失礼…抱歉,Cre,你、你勃起了吗?”Newt发誓他不是故意结巴的,他只是从来没把那个词这么直接地说出来过。


年长者开门见山的提问真的见效了,Credence总算有了回应,尽管声音轻不可闻。


“…对不起,先生。”


Credence的眉毛几乎要皱在一起了,他急切地从喉咙里挤出破碎的话语。“但是,求您了,无论是多么痛的惩罚…”


眼泪顺着他的脸颊砸到了地上。


“Please…Dont’t drop me.”


——Merlin‘s beard!


Newt彻底明白了,Credence到底在害怕什么。


看样子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如何处理青春期的性欲望。这可真是…难不成Cre 以前都是用鞭打的疼痛来处理的吗?那只是青涩的欲望啊…怎么会招致如此残忍的对待?


他几乎要为Credence悲惨的遭遇流泪了。


“听着,这没什么,这很正常…Credence。”Newt捧起他的脸颊,直直地看进盈满悲伤的瞳孔深处。“这不是你的错,我也不会因为这个惩罚你或者抛弃你…”


“你需要用正确的方式对待它,my boy.”


Credence抽噎起来,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Newt的温柔征服了,这次也不例外。


“Please teach me,Sir.”




【温暖组】关于少年的第一次性教育(Credence/Newt)

奶盖加盐再加糖:

·向所有产粮的爸爸们表白❤每天都有小甜饼和红烧肉吃,我在天堂。


·特别感谢提供大♂象的赛文太太。脑洞非常美味,要是您能写出来就更棒了。


·成人内容/OOC预警。传送门点击插图可见。


·欢迎加入温暖组同好关爱协会,门牌号452428702。我们在坑底等着您的到来。


以下正文。






当Newt意外撞见对Morning glory束手无策的Credence时,并不曾想到接下来会发生多么出乎意料的事情。


那是一个与往常并无不同的早上。Newt从梦境中醒来,却发现往常都会给他一个微笑和早安吻的Credence居然久违地睡到了地板上。上次Credence这么做时,还是刚刚来到箱子里那会儿。他在Newt的热情邀请下勉强同意睡在一起,又在深夜悄无声息地溜到阴冷的墙角。以致于第二天Newt发现时,他已经因为着凉而患上感冒了。


Newt花了一天的时间处理好自己内疚的情绪,随即也在当天晚上抱着毯子,挤到了墙角的Credence身边。


“您没必要待在这里的…先生。”


但是Newt态度坚定。“除非你肯跟我一起回到床上。”


这才让Credence抛弃那些可笑的自卑感,渐渐适应他新的身份——Newt,和神奇动物们的朋友,而不是注定一辈子待在暗无天日的巷子里的社会垃圾。


此时此刻,Credence的反常举动让Newt的心又提了起来。


“Hey…Cre?难道我昨天把你踹到床下面了吗?快点上来暖暖身子,我可不想再看到你生病。”


Newt坐在床边,伸手轻轻碰了下Credence的后背。这让对方缩了下身子,像是在压抑什么似的。


“不…对不起,Mr.Scamander……”


黑雾从他身下延伸出来,试探着缠上Newt的手指。然后顺着胳膊一路上延,从脖颈到耳后。Credence对他的称呼太生疏了,Newt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我以为这种事不会再次发生的、但是……”


Credence的声音带着些沙哑。他跪在地板上,苍白的手指颤抖着解开了系在腰上的皮带,近乎虔诚地举到了Newt面前。


“What…”Newt显然被吓到了,他想把Credence拉起来,但以往温顺的少年这次罕见地强硬。


“I deserve it.”


Credence硬邦邦地说完这句话就垂下了头。就像被谁施了‘统统石化’一般,不管Newt问什么都不肯再吐露半个字


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Newt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才会让Cre如此惶恐不安,到底是多么严重的错事才会让可怜的Credence落得再次被皮带鞭打的悲惨下场呢?Newt苦苦思索着,直到他看到Credence微微凸起的下体。


“虽然很失礼…抱歉,Cre,你、你勃起了吗?”Newt发誓他不是故意结巴的,他只是从来没把那个词这么直接地说出来过。


年长者开门见山的提问真的见效了,Credence总算有了回应,尽管声音轻不可闻。


“…对不起,先生。”


Credence的眉毛几乎要皱在一起了,他急切地从喉咙里挤出破碎的话语。“但是,求您了,无论是多么痛的惩罚…”


眼泪顺着他的脸颊砸到了地上。


“Please…Dont’t drop me.”


——Merlin‘s beard!


Newt彻底明白了,Credence到底在害怕什么。


看样子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如何处理青春期的性欲望。这可真是…难不成Cre 以前都是用鞭打的疼痛来处理的吗?那只是青涩的欲望啊…怎么会招致如此残忍的对待?


他几乎要为Credence悲惨的遭遇流泪了。


“听着,这没什么,这很正常…Credence。”Newt捧起他的脸颊,直直地看进盈满悲伤的瞳孔深处。“这不是你的错,我也不会因为这个惩罚你或者抛弃你…”


“你需要用正确的方式对待它,my boy.”


Credence抽噎起来,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Newt的温柔征服了,这次也不例外。


“Please teach me,Sir.”




【Credence/Newt】Table Manners/餐桌礼仪

好吃,小天使组,啊

nichoLee:

√时间线上是《A Soft Heart/柔软的心》的后续,单独阅读也不会影响理解w


√斜线有意义,一辆抛锚在途中的……滑板车(???


√此处为删节版(你们懂的嘿嘿嘿),完整版可点文中SY或是WEIBO的链接w


 


《Table Manners/餐桌礼仪》


“克莱……克莱登斯……唔嗯!”纽特觉得眼前起了一片雾。


可他们在箱子里,这不会是真正的雾气,况且这里从来不起雾。像是为了证实他的想法,那些似雾般的水汽就化成泪珠滑出眼眶渗进头发里,“你该好好吃饭……”


 


而不是咬着我的脖子不放。


纽特没能说出后半句喉结就被更加用力地咬住了,他受惊地低喊了声,双手抓紧克莱登斯的衬衫下摆——这是他上学时校服的一部分,用放大咒调整尺寸后给新来的男孩儿穿倒正合适。


 


克莱登斯对待一道珍品佳肴那般,牙齿松开纽特颤动的喉结时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


湿圌热烧灼着泛红的皮肤一刺一刺地发痛。


巫师以为对方这下该闹腾够、能把他从餐桌上放下来然后乖乖坐到椅子上吃饭了,可惜克莱登斯紧紧扣住英国人双手手腕丝毫没有到此为止的意思。


克莱登斯俯视着纽特。
这个巫师闻起来有阳光和青草的味道,充满生气,与阴暗的自己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他是挥动纯白色翅膀降临地狱深处,拂去覆在饱受摧灵魂之上的业火将其带向光明的天使。他的体温抱着很舒服,而且脾气也好极了,可以就这么缠着很久也不会感到这人的烦躁或是不耐烦。


纽特则认真思索起之前那些餐桌礼仪的教育中哪个环节出了错。


在提起箱子踏上去往世界各地旅行那会儿他们身下这张长餐桌就安分地呆在厨房里了,但他并不怎么正儿八经在餐桌边进餐,更多时候是咬着三明治东奔西跑在室外(还是在箱子内部)照顾小家伙们,或者就干脆外食(手提箱外)。


 


自从克莱登斯成了这儿的一员后,纽特不得不改变这个不太好的习惯,他得和男孩儿一起在餐桌边好好吃饭,像每个普通的家庭一样。


 


最开始克莱登斯只会用汤勺和手来进食,没人教他该如何刀叉,纽特会替他把需要切开的肉类分成正好能入口的大小让男孩儿尝试着用叉子吃到它,再循序渐进地鼓励他自己尝试切开食物。


克莱登斯那个毫无母性的养母看来平时都不让他坐到餐桌边进餐。头一次靠近箱子里的餐桌时他就浑身不自在,纽特只好苦口婆心地劝男孩儿安心坐下,别自己一松开压在他肩膀上的手就立刻站起来走开,简直比抓嗅嗅还麻烦。


好在最后克莱登斯总算是学会了如何熟练使用刀叉,也不再惧怕餐桌了——更准确的描述可能是,他在餐桌上称王称霸了起来,甚至到了把纽特当成食物给放到桌面上的地步。


纽特平躺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克莱登斯,“还记得我教过你的餐桌礼仪么?”他和这人说话总是会刻意放低些音量,“你不该爬上餐桌,还让我也下不去。”


克莱登斯发出了声含糊的嘟囔,没作任何回答,只是把脑袋埋进纽特的肩窝里蹭了蹭,应该是在撒娇。英国人轻笑起来,不知是被脖子间磨蹭的头发弄得痒痒还是单纯被这个行为给逗笑了,他抬手轻圌抚起克莱登斯的后背,“好了,再不下去这桌子就要散架了,我的修理魔法真的挺糟糕的……”


这时纽特猛地懵住了,隔着外裤有什么东西抵到他的大圌腿圌间。


克莱登斯也是到了某些个年纪的正常人,纽特一心将其当作小动物照顾却忽略了这点。他有些窘迫,脸颊划过不易察觉的淡粉色,“克莱登斯……”巫师这才明白过来对方咬着自己不放的原因是什么了,他有些不合时宜地想到就这点来看克莱登斯还真像他饲养的某些孩子,一到情圌动期就会特别黏人,“我不是个合适的对象。”


 


“卡斯曼德先生,”克莱登斯依旧固执地不肯叫巫师的教名,“帮帮我,”他看起来迷茫极了,就跟纽特将他带回箱子那会儿如出一辙,“我很难受,请帮帮我……”


 


从婉拒到妥协不过就克莱登斯一个无助又略带无辜的眼神。


 


※ 滑板车在餐桌上摩擦摩擦 / WEIBO ※


 


 


他看了默默拉上裤子、乖巧下了餐桌的年轻人一眼,也说不出心里弥漫着的是什么情绪,“去把早饭端过来,克莱登斯,”纽特躺在餐桌上平复着呼吸,自己做到如斯地步,让那人去搬搬餐盘总不为过吧,“我饿了。”


“先生,”克莱登斯似乎是听话地准备去了,但刚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看来是想起什么又折了回来——纽特正从餐桌上下来,气息尚未平缓,脸颊飘着红晕,“刚刚我还没有把你喂饱么?”


纽特这下是真心想给克莱登斯一个一忘皆空了。


 


END


 


不算彩蛋的后续↓
克莱登斯在餐桌上睡到纽特之后,纽特彻底废弃了那张餐桌,而他的餐桌礼仪教学,也以失败而彻底告终。


 

【洛卡】Give Me A kiss 上

半只橘子:

战前设定


一块小甜饼


-


“书呆子,认真的?”洛萨有点儿难以置信地放下酒杯,似乎喝下的不是麦芽酒,而是用某种草药提炼出来的酸苦液体,“你没意识到刚刚那个姑娘对你有意思?”


“什么?对我有意思?谁?”卡德加舔了舔嘴边的泡沫,不明所以地问。他觉得头晕,酒馆里实在太吵闹了,而更关键的是,他并不擅长喝酒。年轻的法师再次在心里确认藏书室和图书馆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他甚至开始怀疑洛萨其实是出于使坏的心理才把他带到这里来。‘你已经到了可以喝酒的年纪’本来就不是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他早该意识到这一点。


“我看肯瑞托的老头除了变戏法以外什么都没有教你。”洛萨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卡德加晕乎乎地又跟着喝了一口,不可置否地耸耸肩,“肯瑞托就是那种地方。”


“那我必须得告诉你,对你没意思的人不会送你下酒菜,不会特地来问你需不需要添杯,更不会把自己的手帕借给你去擦衣服。”


卡德加点了点头,脸红得像夏末的树莓,洛萨甚至不能确定对方有没有真正消化自己的句子。“回去吧。”洛萨抢过法师手里的杯子,搀着他走出酒馆,在意识到卡德加已经没办法骑马的时候他终于开始后悔自己带着他一起来喝酒的决定。


指挥官艰难地把法师抱上马背,然后自己也骑了上去。卡德加迷迷糊糊地倚在他的背上,呼吸之间全是浓郁的酒味。


“抓稳了,书呆子,我可不希望因为把你摔下马而被麦迪文兴师问罪。”


卡德加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然后伸出手环住了洛萨的腰。后者愣了愣,在心里确认了一遍一起骑狮鹫的时候对方抓住的是自己的衣服。难道他在喝醉了以后就会变得这么黏人?马走得很慢,不会比步履蹒跚的老人快多少,洛萨一手握着马缰,一手扶着身后的醉鬼,开始设想这种可怕的可能性。


“看来我得教你点儿在肯瑞托学不到的东西了。”他低声说。马走过石桥,流水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句子,但过了几秒,他还是听到身后的人吐出一个单音节:“……嗯。”


 


-


练兵结束后,洛萨第一时间找到了窝在藏书室的卡德加。


“感觉怎么样?”洛萨很快意识到这个问题有点儿不明所以,随即补充道,“你昨天喝了不少。”


“除了头疼并没有其他大问题,尊敬的指挥官。”卡德加说,句子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怨气,而洛萨当然也乐意承认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自己,但他不打算道歉,并无必要,因为他有预感自己今后还会做同样的事情。


“你还记得我昨晚对你说了什么吗?”


“……什么?”


“我需要教你点儿在肯瑞托学不到的东西。”洛萨相当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


“我觉得有必要。”


卡德加先是表现出持续不过三秒的疑惑,然后又低下头继续看书,“我并不这么认为。”


“那你可以回忆一下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洛萨无所谓地耸耸肩,“你认为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可能性我把你送上战场吗?”


“……”


法师的回答是认命地把书合上。


 


-


暴风城的黑夜姗姗来迟,洛萨再一次把一脸难以置信的卡德加带到酒馆。


“请允许我确认一下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卡德加跟在洛萨身后,几乎要使用法术把前面的男人糊到墙上去,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所想要做,却没有做到的。


“放心,书呆子,我们今晚不喝酒。”从身后传来的阵阵凉意让洛萨不得不及时开口解释,“我们的第一课是,如何分辨哪些人对你有意思。”


“什么?难道你不应该教我一些近战技巧?”


“会,但不是现在。”


他们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边坐下来。


“你得学会读懂别人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洛萨表现出几乎能让所有熟识他的人都感到惊讶的耐性,“一个小细节能代表很多事情,书呆子。”


卡德加想开口说点儿什么,或者针对‘书呆子’这个称呼,又或者针对根本不合理的所谓‘课程’内容,但他并没有那个机会,昨晚那个好心的女侍者很快走了过来,为他们端来两杯麦芽酒。


“留意她的眼神和动作。”洛萨凑到卡德加耳边低声说,触电般的微痒让卡德加下意识往旁边靠了靠。


“今天还是陪洛萨指挥官来喝酒吗?”侍者把嘴角提到一个近乎完美的弧度。


“……大概是的。”卡德加思考了几秒,在句子中加了‘大概’二字。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递给对方,“谢谢你,为了昨天的事。”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女孩收好手帕,不动声色地用余光盯着法师的脸看了几秒,“如果你们需要些什么可以随时告诉我。”


侍者走开了。


“你可以以她为标准,作为你的判断依据。”洛萨的食指在斑驳的桌面上敲了几下,“至少告诉我你意识到她刚才一直在偷偷地看你。”


“是的,当然,但我并不认为这种教学有意义。”


“我认为有。”


法师没好气地白了指挥官一眼。他可以马上离开,冲出酒馆或者悄悄在地上画个符咒都不是难事,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从来不能拒绝洛萨对自己的要求。从来不。


接下来的时间对于卡德加来说有点儿难熬,每个主动来搭话的人都会被洛萨当作给自己的测试,不论男女,以致于他不得不投入这个并不那么令人愉快的课堂。


直到夜深时分,酒馆里的人已经不多,洛萨才终于愿意宣布下课。


“最后一点,书呆子,有时候你还得自己做出一些举动,通过观察对方的反应来确认自己的想法。”


卡德加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毫无预兆地握住了洛萨的手。后者没有马上反应过来,直到卡德加把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些。


过了几秒,他听见旁边的人说:“现在我能确认你对我没有意思,洛萨。”


 


0分,我亲爱的卡德加。洛萨哭笑不得地想,一口气把桌上的两杯酒一饮而尽。




TBC.




>>中

每日老流氓

洛萨才不会说,自己就喜欢皮肤白嫩 有点肉乎的男孩子

肉乎乎白嫩嫩的小法师,摸上去一定是滑滑软软的,脸颊用手指戳一戳陷进小小的酒窝,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自己,小屁股也一定是肉嘟嘟的,拍一拍还会晃起来,大腿根滑得像蛋清,肚子软绵绵的,脸颊耳尖一害羞就泛红。


啊?谁能把持住啊?
洛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脱下了裤子


正在看书的卡德加打了个喷嚏
(・・?)


qwq

W.Mage:

明天就要出差,结果做GIF做到现在……

呼呼,这样周五就可以拿到微博卖安利了~~~

嘤嘤嘤,留档使用。

ˊ_>ˋ开一个卡伦和洛萨同时追小卡的坑怎么样
这就很尴尬了

【洛卡】今年冬天(甜掉牙HE一发完,话语冰冻梗)

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大概是一个小法师想撩汉但是太害羞所以没成功的故事?
其实在洛萨看来可能成功了?




这个冬天的艾泽拉斯有点冷得过分了。
呆在城堡里的众人还好上那么一些,壁炉里、灯台上……到处都跳动着小法师点燃的火焰,那是魔法,是不会熄灭的。
而在营地的待遇就不同了。
“报……告……指挥……官……”
所以此刻洛萨面前的士兵也不是故意拖长了声调非要等洛萨起急,而是天气实在太冷了,连他说出口的声音都卡住了。
“法……师……卡德——”
安度因·急性子·洛萨一脸头疼地把桌上一直在发光的小玻璃瓶递给了对方。
“报告指挥官,法师卡德加已经到达营地外围,说马上就进来见您。”
然后士兵把那个小瓶子又放回桌子上,敬了个礼便走了。
士兵前脚刚走,卡德加后脚就进来了。
“洛萨,我回来了。”对方愉快地跟他打着招呼,因为手上搓着个火球,所以声音一点都没受影响。
“欢迎回来。”他没法控制住自己攥着瓶子站起身,然后把卡德加拽进一个拥抱。那是一个充满寒气的拥抱,他越过对方的肩膀看到法师的斗篷下摆好像都结冰了。
于是洛萨勒令对方脱下斗篷好好把自己烤干,卡德加咕哝着自己有魔法护身其实不觉得冷,但在雄狮的威慑下还是乖乖搓了一堆火照办了。
“也不知道是为了谁好,万一你要病倒了可怎么办——我是说怎么跟麦迪文交代啊。”洛萨一屁股坐回椅子里,悠哉地看着对方在他大帐里烤衣服。小法师线条柔软的侧脸被暖橙色的火光映着,真他妈好看。
想把他娶回家。
“我待会儿去帮你们弄干柴禾吧。”烤着烤着对方冷不丁来一句,吓了洛萨一跳,他还以为刚刚自己不小心把脑袋里想的说出来了,再看卡德加没什么反应的样子,松了口气。
“那你不说话我当你是同意了?”
“啊?你、你刚说什么了?”
卡德加古怪地看他一眼:“我说我待会儿去把你们那儿的柴禾弄干,免得你们没法生火……反正我也不能给你们也像在皇宫里那样点火……还不如做点有用的事儿……”
“你想做什么都行。”洛萨笑眯眯地回应。
卡德加在许久不见的对方的笑容里愣了一下,然后撇过了头。
“等弄完我就去皇宫,老师应该已经在等我了。我们这几个月研究出来点对付寒冷的办法,要跟国王陛下商量一下。”过了一会儿,小法师像是耐不住安静一样说,“我已经迟到好一会儿了……希望老师不要生气。”他又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迟到?”洛萨问。
“……是啊……”
斗篷烤干了,卡德加灭了那团火,举着斗篷前后左右给洛萨检查了一遍,待对方满意地点了点头才没好气地穿上。
“我本来应该跟老师一起直接传送去暴风城的,但我先来这儿了。”
说话的时候卡德加看进他的眼睛,蜜糖色的眼珠一错不错得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这搞得洛萨也有点紧张。
“为什么要先来这儿?”他有点颤抖着问,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他必须把握住的机会。
卡德加又盯着他看了几秒,张了张嘴,但最后他像一头委屈的小兽似的发出一声呜咽,然后把脸埋在了两只手掌心里。与此同时,大帐中的所有火源在一瞬间都灭了,其中也包括洛萨桌子上的玻璃瓶里的那团小小的火焰。
幸亏现在是白天,洛萨能很清楚地看到卡德加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张嘴说了一串话。不过那些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见,因为那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小冰晶,顺着对方的多肉的下巴、柔软的小胡子、斗篷的系带——一路翻滚着最后掉在了地上。
艾泽拉斯太冷了。洛萨想。
然后又是一瞬间的事,洛萨的瓶子和卡德加的手里又亮了起来。
“我回去的时候还会经过这儿,再见。”
卡德加转身走出了帐蓬。

FIN
















彩蛋:
洛萨现在用一块布抱着一些小碎冰,这是他刚才跟自己的地毯奋斗了半个小时的战果。
卡德加不该忽视的,自己拥有一个战士该拥有的敏锐与耐心。
“啵”第一声,他打开了那个装有小火球的瓶子的盖,然后小心地将他手中的第一片冰晶投进去。
“因为”
第一块冰晶在火舌中融化了,从瓶子里飘出青年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的音。
“很”
也许是他把顺序搞错了?
“我”
“想你”

真·FIN

心疼莱恩1s

可可鼠_的度:

抱抱抱抱歉!!!我今天好像有点感冒画完这个就不想画画了就跑去看漫画。。。可能之前网不行。。。我把之前的删了现在重发
请多一些套路靴靴05
这章太长就画了两张😂😂
放心。洛大爷不会那么快就追到小可爱的。【因为智商上不来】
(๑˙❥˙๑)那么小卡喜欢谁呢?
【当搜tag的人是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