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本的断狗蛋

微博:大本的断狗蛋,欢迎勾搭( ̄▽ ̄)
lofter主要刷洛卡,喜欢小本泽💗漫威DC两家辣鸡公司的迷妹,POI愈合期。
本命付兰兰,卷西,Pewdiepie

【洛卡】Give Me A kiss 上

半只橘子:

战前设定


一块小甜饼


-


“书呆子,认真的?”洛萨有点儿难以置信地放下酒杯,似乎喝下的不是麦芽酒,而是用某种草药提炼出来的酸苦液体,“你没意识到刚刚那个姑娘对你有意思?”


“什么?对我有意思?谁?”卡德加舔了舔嘴边的泡沫,不明所以地问。他觉得头晕,酒馆里实在太吵闹了,而更关键的是,他并不擅长喝酒。年轻的法师再次在心里确认藏书室和图书馆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他甚至开始怀疑洛萨其实是出于使坏的心理才把他带到这里来。‘你已经到了可以喝酒的年纪’本来就不是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他早该意识到这一点。


“我看肯瑞托的老头除了变戏法以外什么都没有教你。”洛萨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卡德加晕乎乎地又跟着喝了一口,不可置否地耸耸肩,“肯瑞托就是那种地方。”


“那我必须得告诉你,对你没意思的人不会送你下酒菜,不会特地来问你需不需要添杯,更不会把自己的手帕借给你去擦衣服。”


卡德加点了点头,脸红得像夏末的树莓,洛萨甚至不能确定对方有没有真正消化自己的句子。“回去吧。”洛萨抢过法师手里的杯子,搀着他走出酒馆,在意识到卡德加已经没办法骑马的时候他终于开始后悔自己带着他一起来喝酒的决定。


指挥官艰难地把法师抱上马背,然后自己也骑了上去。卡德加迷迷糊糊地倚在他的背上,呼吸之间全是浓郁的酒味。


“抓稳了,书呆子,我可不希望因为把你摔下马而被麦迪文兴师问罪。”


卡德加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然后伸出手环住了洛萨的腰。后者愣了愣,在心里确认了一遍一起骑狮鹫的时候对方抓住的是自己的衣服。难道他在喝醉了以后就会变得这么黏人?马走得很慢,不会比步履蹒跚的老人快多少,洛萨一手握着马缰,一手扶着身后的醉鬼,开始设想这种可怕的可能性。


“看来我得教你点儿在肯瑞托学不到的东西了。”他低声说。马走过石桥,流水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句子,但过了几秒,他还是听到身后的人吐出一个单音节:“……嗯。”


 


-


练兵结束后,洛萨第一时间找到了窝在藏书室的卡德加。


“感觉怎么样?”洛萨很快意识到这个问题有点儿不明所以,随即补充道,“你昨天喝了不少。”


“除了头疼并没有其他大问题,尊敬的指挥官。”卡德加说,句子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怨气,而洛萨当然也乐意承认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自己,但他不打算道歉,并无必要,因为他有预感自己今后还会做同样的事情。


“你还记得我昨晚对你说了什么吗?”


“……什么?”


“我需要教你点儿在肯瑞托学不到的东西。”洛萨相当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


“我觉得有必要。”


卡德加先是表现出持续不过三秒的疑惑,然后又低下头继续看书,“我并不这么认为。”


“那你可以回忆一下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洛萨无所谓地耸耸肩,“你认为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可能性我把你送上战场吗?”


“……”


法师的回答是认命地把书合上。


 


-


暴风城的黑夜姗姗来迟,洛萨再一次把一脸难以置信的卡德加带到酒馆。


“请允许我确认一下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卡德加跟在洛萨身后,几乎要使用法术把前面的男人糊到墙上去,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所想要做,却没有做到的。


“放心,书呆子,我们今晚不喝酒。”从身后传来的阵阵凉意让洛萨不得不及时开口解释,“我们的第一课是,如何分辨哪些人对你有意思。”


“什么?难道你不应该教我一些近战技巧?”


“会,但不是现在。”


他们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边坐下来。


“你得学会读懂别人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洛萨表现出几乎能让所有熟识他的人都感到惊讶的耐性,“一个小细节能代表很多事情,书呆子。”


卡德加想开口说点儿什么,或者针对‘书呆子’这个称呼,又或者针对根本不合理的所谓‘课程’内容,但他并没有那个机会,昨晚那个好心的女侍者很快走了过来,为他们端来两杯麦芽酒。


“留意她的眼神和动作。”洛萨凑到卡德加耳边低声说,触电般的微痒让卡德加下意识往旁边靠了靠。


“今天还是陪洛萨指挥官来喝酒吗?”侍者把嘴角提到一个近乎完美的弧度。


“……大概是的。”卡德加思考了几秒,在句子中加了‘大概’二字。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递给对方,“谢谢你,为了昨天的事。”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女孩收好手帕,不动声色地用余光盯着法师的脸看了几秒,“如果你们需要些什么可以随时告诉我。”


侍者走开了。


“你可以以她为标准,作为你的判断依据。”洛萨的食指在斑驳的桌面上敲了几下,“至少告诉我你意识到她刚才一直在偷偷地看你。”


“是的,当然,但我并不认为这种教学有意义。”


“我认为有。”


法师没好气地白了指挥官一眼。他可以马上离开,冲出酒馆或者悄悄在地上画个符咒都不是难事,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从来不能拒绝洛萨对自己的要求。从来不。


接下来的时间对于卡德加来说有点儿难熬,每个主动来搭话的人都会被洛萨当作给自己的测试,不论男女,以致于他不得不投入这个并不那么令人愉快的课堂。


直到夜深时分,酒馆里的人已经不多,洛萨才终于愿意宣布下课。


“最后一点,书呆子,有时候你还得自己做出一些举动,通过观察对方的反应来确认自己的想法。”


卡德加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毫无预兆地握住了洛萨的手。后者没有马上反应过来,直到卡德加把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些。


过了几秒,他听见旁边的人说:“现在我能确认你对我没有意思,洛萨。”


 


0分,我亲爱的卡德加。洛萨哭笑不得地想,一口气把桌上的两杯酒一饮而尽。




TBC.




>>中

评论

热度(121)

  1. 大本的断狗蛋半只橘子 转载了此文字